2D公主真正的身份是透明人::案例二/PART7

女孩B(匿名)說:「你上次說,我要做的某件事情很三八,我一直記得這句話,我仔細想過了,以後不管你怎麼罵我,我都會來的,因為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分辨事情,我的媽媽不願意告訴我對錯,因為她從小就被管到快崩潰了,所以她選擇她永遠都不會對我說教,而我阿姨和阿嬤對我又抓得太緊,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

這個完全不生活在人間的2D女孩在她的澎澎裙時期,有一次就這樣特別的很嚴肅地跟我說過,說起來,我不是個過度運用邏輯辨思又感受比一般人遲緩的人,常常我都需要緩和一下才能去感受到人們對我的某些表達,但從這些年的經驗來看,女孩B(匿名)確實是一個比任何都認真在學習的人,即使從她的外表來看,她完全不像是個好學的人,從外表看起來更像是個任性驕縱的小公主,很難想像她的內心世界全然的不同,滿滿的自卑的、焦慮與自我否定的。

在最初期接觸的女孩B(匿名)像是一顆不定時就會爆破的情緒炸彈,她在個案中當我說的話不符合她當時的想法時,也會用一種爆破的說話方式來跟我爭辯,有時候他會想要跟我遠距視訊諮詢,我都會勸她直接到現場來,因為我擔心在網路互聯的情況下,萬一在過程中她情緒爆走時,我會無法控制場面,甚至療癒到一半超越她可以負荷的時候,她也相當容易地進入暫時性的抽離狀態,整個療癒的過程其實對她而言是相當辛苦的。

但單從她的外表來看,完全是一個被情緒操縱的小公主,他有一種奇異的需求:希望與人相處時可以忽然地消失在他人的視線範圍內的願望,甚至她會認為許多瑣碎細節事都跟她無關,當與別人出遊時,如果別人沒有特別要求她要去付帳或去處理一些外出的瑣事時,她可以自己躲在一個神祕角落划手機,對方看不到她,她覺得根本不是一個問題,只要自己知道對方的情況就行了,甚至用餐、聊天時都一樣,完全不知道人與人相處必須保持一種,讓對方知道隨時自己也正與關注對方或隨時可以互動的開放模式。

一開始我曾猜測:這或者跟獨生女的身份有關,但更多的獨生女其實不會與人這樣相處,但這個很難用言詞去告訴她,哪裡發生問題了,人與人相處時,並不是一種她會忽然變成大家都看不見的透明人或她自己主動變成透明人就可以跳過去的事情了,因為她是一種看得到、感覺得到的生物,不只她看得到別人,別人也會同時在觀察她或感覺她的狀態的。

試圖去告訴她時,女孩B(匿名)只會說:「因為你沒有特別告訴我應該要幫你甚麼或我應該負責甚麼,但雖然我看起來是神遊了,但是事實上我知道現場的每一個情況呀。」

我說:「但你理解,與人在一起時必須要讓人感受到你的某一個關注或注意力,譬如:一直滑著手機,就是一種不是很有禮貌的行為你懂嗎?」

女孩B(匿名)說:「為什麼?我明明都知道所有進度,譬如:你在付費或辦手續,我在比較遠的沙發坐著一直盯著手機,但其實我有在注意妳啊!當你靠近我或叫我時,我就會馬上站起來或配合你啊!為何我需要給你一種感覺我正在關注你呢?所有的情況我掌握住了呀!」

我說:「因為當你跟別人相處時,你必須隨時讓對方知道,你在某程度有在關注對方,就像電腦正在待機,一摸就能打開一樣的,而不是只有你掌握了全局。」

女孩B(匿名)說:「你這樣說我真的聽不懂,我就是可以一心二用的人啊!如果別人有疑慮,我會馬上告訴他,為什麼我還必須表現出來我有在注意對方呢?」

然後我後來有很認真地解釋了一大段,她依然是有聽沒有懂,甚至說她也會很坦白地告訴我,後來我們針對這個問題詳細的探討,據她的說法,她從小到大就十分的希望自己可以避開人群或不要被關注到,所以她相當排斥人與人之間一直存在的某種有連結的互動模式,加上家中的長輩經常性地會使用較激烈的言詞來說話,因此,她也會毫不覺知有問題的,用一種跟對方征戰的模式來跟朋友說話,造成她長期性的人緣不佳,當然這也包括了之前所提到的,她誤以為當自己情緒來的時候,要趕快學長輩一樣,用激烈的言詞把情緒丟給下一個人,這樣自己的情緒就會逐漸的好起來。

在幫她做了與人相處的自我嫌惡感和講解新的觀點之後,我發現對她在人與人的某些細膩互動的提升還是相當有限,因為每當他一回到家,她就會持續聽到家人用很強烈語詞跟她說話,或是用一種激烈的方式與她拉扯,一定要她對某事某物的觀點產生認同,所以她對某些事物的排斥感很難消除,所以生活當中的人際間的某些細膩交流相當困難建立,所以每當她要去見男友的父母時,我都會小小地擔憂了一下,但似乎的,她也不能完全聽懂我跟她解釋的部分,因為她的原生家庭的結構並沒有這樣的互動模式,或者說是長輩有做到某些細膩的互動了,但她卻不認為自己需要去做。

有陣子女孩B(匿名)跟我表示她很想離開家自己住,等她離開了這一切讓她長期產生煩躁的人事物後,她認為自己就會慢慢地越來越好,我告訴她,除非你接受包容了原生家庭的所有,否則一般來說,人們經常性地會將自己的原生家庭經驗再投射出去,更多人產生更大的議題,將工作場合或新環境創造成一個比原生家庭更不舒適的地方。

這些年來,女孩B(匿名)剛好也從一個少女慢慢地成長為一個成人,除了完全沒有改變的純真和善良之外,她慢慢地學會照顧別人、學會選擇朋友、為生活打拼……,甚至超越自己的母親去學習照顧自己的身體、心靈和為金錢負責,逐步地建立起自己的健康生活小圈圈,她也開始慢慢理解自己原生家庭的互動模式與外界的不同,盡可能覺知的不用情緒化的語言與人交流。然而,許多生活與人際互動的模式建立,並不是簡單的N次諮詢或觀點建立就可以翻轉的,我只能說,以她個人進度情況來說已經相當好了,接下來就得在生活上去更綿密的覺察自己和觀察周遭人們的互動,才能更理解那些較細微的層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