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都是天生的魔法師::案例一/ PAR8

在外婆去世後,女生A(匿名)繼承了外婆家的在同個樓層的其中一間套房,而其他的外婆離世之後,親友都相接地離去,不再有事沒事的聚集在外婆家,所有的家族凝聚力就隨著外婆的殞落消失了,從高中就習慣在外婆家生活的女生A(匿名)就此展開了一個人的獨居生活。

女生A(匿名)說:「怎麼會這麼的無情,所有的人都沒再回來了,阿嬤離開之後,阿姨就很快的打包自己在外婆家東西就不太再回來這個家了,我不明白怎麼會這樣子。」

我看著女生A(匿名)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我知道,在孩子的心裡每個親人都是永遠都在一起的,特別是在外婆家長大的孩子,整個大家族就是她的家,事實上,在外婆去世的前幾年,阿姨和表姊妹們曾經有幾年搬回來兩個房子組合成的外婆家同住,她心裡相當不能接受,她不想跟這麼多人住在一起,那些阿姨和表姊妹們就像突然出現在外婆家的陌生人,一樣讓她深感到不自在,剛開始熱情的阿姨會招呼她一起用餐或吃水果都被她拒絕了。

有時候飯後或閒暇時,阿姨會問她要不要吃點水果或點心,表姊妹也會到處都擺滿了零食,她感到非常的困擾和煩躁,那對於想要控制體重又羞於跟人說任何一句話的人來說。這簡直像是個人間煉獄,有一陣子,她發現阿姨會時不時的主動關心表姊妹的日常或聊天,內心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痛苦讓她無法自處,因為她的媽媽從來不願意好好地陪她說說話。

那段阿姨和表姊妹同住的時間讓她相當的難熬,她會時不時就在我的工作室出現,療癒自己受傷的心和情緒,有時她也會為此懊惱生氣不已。

女生A(匿名)說:「為什麼阿姨都會主動想要關心自己的女兒去哪裡?做甚麼?感覺怎麼樣,也時不時會相偕外出,但我媽卻是連跟我說話都懶,一直跟所有的親戚說我是大麻煩呢?」

我說:「那媽媽回阿嬤家主要都在做甚麼呢?」

女生A(匿名)說:「據媽媽的說法是:她放假的時間必須有一天趕到阿嬤家照顧我,非常的辛苦,然後事實上她會一回來就跑去菜市場買菜,因為她說阿嬤家附近的菜市場價格比較便宜,然後她會像我好像很麻煩的一樣問我,今天有甚麼打算?想去哪或做甚麼?然後很公式化的跟著我去逛街或用餐,回來以後就一直跟阿姨和阿嬤聊天,並不太理會我,一副我造成她很大的麻煩一樣,跟我在一起使得她很累。」

我說:「那你試著不要找她呀!自己出門呢?」

女生A(匿名)說:「不行,我需要她陪著我和我說話。」

這個情況僵持了很久,女生A(匿名)每個人生的小挑戰都讓她相當的困難,然後期間有一年她就自己跑去租了一個親友的套房,那段期間像個沒家的遊魂一樣的到處遊蕩,甚至在同時也離開了做了三年的工作,就在那段時間,她試著去不同的公司工作,最後都因為同事很吵或認為自己沒有接下職務的能力而離開。

那段離家租房子的時間,她的母親連一次都沒有去看過她,她慢慢地接受母親其實真的完全不想跟她互動的情況,這段母女關係似乎總是只有她一個人在做一些努力,她也慢慢地減少打電話想跟母親聊天的機率,甚至有時候一、兩周都沒有通過一次電話。

大約她搬離外婆家一年左右,她又在我的鼓勵下又搬回了外婆家,由於當時外婆還在世,母親和阿姨會如過去一樣每到周末就在那裏出沒,但母親卻還是視她為無物,甚至在某次年節回鄉下與父親家的親戚聚會時,都隱約會感覺到母親在跟其他親友說自己的不是,等到她靠近時就會突然聽到某個親戚跟母親說:「不會阿!我看她沒怎樣,還好啊!」

漸漸地、日復一日,無論她如何示好、吵鬧、亂盧或不再與母親多說話,母親都沒有任何改變的將她當作人生中的大麻煩,女生A(匿名)說:「好奇怪喔!我已經好久沒跟媽媽說話了,但是我還是聽到她跟阿姨說我很麻煩,喜歡跟她亂盧、纏著她不放的事情,但我這個月大概只LINE她一兩次,跟她說一些必要聯絡的事誼,大概才一、兩句吧!她好像完全沒有發現,我已經幾乎跟她沒互動了。」

我問:「所以,她沒有自己要找你說話或甚麼嗎?」

女生A(匿名)說:「沒有,她似乎像是沒感覺的一樣,一模一樣的把我當做大麻煩,自顧自的跟阿姨聊天,一點也沒有任何改變。」

然後,這樣跟母親淡漠的日子又過了一段時間,我逐漸鼓勵她跟家中其他的長輩聊天,於是在外婆去世前的那一、兩年,她開始跟輪流來照顧外婆的兩個阿姨聊天,慢慢的,她開始慢慢地突破她的自我封閉。

女生A(匿名)說:「我發現一件事好奇怪唷!我兩個阿姨居然用正常有禮貌的方式跟我說話,就像外面的人互相在聊天一樣的方式,不像我跟媽媽說話一樣拉扯,她們不會好像我很麻煩的樣子。」

我說:「你本來就不麻煩啊!而且你很懂得如何應對進退,跟你說話不會不舒服。」

女生A(匿名)說:「我跟阿姨分享我在上班時發生的事情和一些人際關係的問題,我發現阿姨們都有不錯的判斷力耶!而且不會聽不下去我說的話」

我說:「是啊!長輩都會有一定的人生經驗,她們說話都會有一定的程度的見解的。」

然後,在大家一起照顧外婆的日子哩,雖然時不時會擔憂著外婆的病情,但每天可以跟阿姨們說一下話、聊個小天,成了每天的小確幸,她會很開心地算著,今天跟大阿姨聊了30分鐘、昨天跟小阿姨說了三句話,快樂的,她感覺自己跟平常人一樣,可以有著分享生活與工作的對象了。

但不幸的,年邁的外婆還是離開了,她又再次地回到那個空蕩蕩、沒有親友可以分享生活的日子,當然所幸的是:在這段期間她也試著跟爸爸相處,她發現就如同我告訴她的一樣,四十歲後才結婚生子的父親,以七十多歲的高齡還能正常工作的情況下,應該是個做事與處世能力不差的人,所以有很多的人生規劃或工作問題應當去請教父親才對,更能得到正確又符合實際的回答。

約莫又花了一點時間,女生A(匿名)又慢慢地收拾好自己的心境,逐漸接受了外婆的離世和空蕩蕩的外婆家,這時相當特別的,女生A(匿名)的媽媽居然還是如平時一樣,固定的周末還是會選擇一天回到外婆家,宛如外婆還是在世的的情況,延續著每周回娘家的習慣,恍然不覺自己的姊妹已經不在周末回來團聚似的,繼續的在執行的每周的必要程序一樣,也相同的用著被女兒糾纏的煩躁嫌棄語氣跟女生A(匿名)說話,或者愛理不理的自顧自看著電視,然後在差不多的時間回家,完全沒有一絲的改變。

女生A(匿名)說:「我不懂,她還是每週回來,然後來的時候看著我好像很厭煩的樣子,但我並沒有要求她過來或要跟她聊天,她還是一樣會先去買菜、然後稍微幫我整理一下廚房空間,像以前一樣的坐在同一個位置上,一副被我糾纏的很煩的樣子,說著奇怪的話,但我並沒又要找她。我真的覺得很怪異,她是來做甚麼的,我以前自己租房子時她從來沒去看過我,但現在卻好像不知道阿嬤已經去世,阿姨週末沒有再回來聚會的事一樣,一模一樣的做著一樣的事,所以,我忽然有點不明白她是怎麼了。」

我問:「她還是每週回來?然後幫你整理廚房?為什麼?你不是都在上班大部分都外食嗎?」

女生A(匿名)說:「就其實我的確很少在家煮飯,但每天會有一點外食的東西,我會先放在廚房裡等到周末再一起請理回收,然後她一回來就會很主動地去幫我做這件事情,然後好像我非常的麻煩的一直說一些奇怪的話,或者我要做甚麼都會跟我有著不同的意見,和我不斷地拉扯著,以至於我很多事都做不了。」

我說:「所以說,以這麼長的時間的觀察來看,你媽媽似乎是內心已經對外封閉很久了,她對於外在世界的變化已經相當遲鈍或沒有感覺了,她感受不到事物的變遷,已經不知道從甚麼時候就開始了,甚至你這些年慢慢地改變或進步、成長,她都無法覺察。」

又間隔了一小段時間,女生A(匿名)又被媽媽被搞的情緒低落,於是又前來詢問同樣的問題:「媽媽還是繼續的每週都來說一些奇怪的話了,我聽了很難過,好像我是一個很討厭的人,我可以趕她離開不要再來了嗎?我想跟她說,請她不要再來了,如果她只是要來幫我丟廚房那一點垃圾的話」

我說:「你媽媽可能的情況大概已經越來越惡化了,但畢竟那是經由她留給你的房子,也是你的媽媽,而且你在現在的年紀要結交到知心朋友的機會不多,就讓她每週來一下,讓她和你都繼續有點人際互動,如果真的受不了,你就出去外面走走吧!但不要選擇趕媽媽離開。」

女生A(匿名)似乎相當難過的表示她懂了,然後這件事情就暫時這樣告一段落了,從小到大在女生A(匿名)的心靈世界中,母親佔據了極大的份量,她花了很多的時間才稍稍學會對外溝通和接納自己,我想這離她完全知道自己是個完全不討人厭,甚至是個跟別人一模一樣是個沒問題的年輕人,還有一些距離,畢竟母親的力量有時就像個魔法師,她怎麼看待自己的孩子,有時那個孩子就會變成甚麼,或要整個脫離母親的所施的魔法,需要對自己更多的理解與接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