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想要一個平凡的家而已::案例二/PART6

女孩B(匿名)十九歲的時候帶著她的小男友來見我,之後她說:「我想早點嫁給他。」

我一聽,驚呆了,那時跟他同年的男友也看起來跟她一樣還在長大中,我問她:「這麼早就想結婚?這麼愛他?」

女孩B(匿名)說:「不是完全是這個原因啦!主要是我就可以趕快去住在他家了,他說他媽媽煮飯很好吃,房子也打掃得很乾淨,這樣我就有個乾乾淨淨的環境了,所以,我想快一點嫁給他。」

我說:「但,問題是:那是他媽媽不是你媽媽耶!」

女孩B(匿名)說:「這有差嗎?他說他媽媽人很好,也很溫和耶!」

我問:「所以你有去他家見過他媽媽了嗎?」

女孩B(匿名):「還沒,他說他還不敢跟他媽媽說自己有女朋友了,所以得再等等。」

這個對話聽得我滿頭大汗,所以女孩B(匿名)想早點結婚事實上是在看上了男友家中有個賢慧的媽媽,我當下認真的跟她解釋當女兒與媳婦的區別,她認真地聽了很久,還是反覆的有聽沒有懂,問了好多好多遍還是概念模糊。

女孩B(匿名):「所以我如果嫁給我男友,當他的家人,那時他媽媽還是不會是我媽媽嗎?」

我說:「算是媽媽,事實上是婆婆,他媽媽主要是會要照顧自己的孩子,你則是要一起幫忙做家事、照顧家庭的人,所以會有點不太一樣,要擔負的一些生活上的責任,結婚就不能像個小孩了,要像一個大人一樣……。」

女孩B(匿名)說:「甚麼意思?我聽不懂,媳婦不就是自己的孩子嗎?而且那是她家,她是全職的家庭主婦,這些事情不是她原本就在做的嗎?為什麼不能順便煮飯給我吃、順便用洗衣機幫我洗衣服呢?」

於是我花了很多的時間跟她解釋這當中的區別,然後女孩B(匿名)整個就大失所望的一直不能接受,原來結婚並不能讓她有新的爸爸媽媽,甚至無償地得到新父母的照顧,這跟她一直以來的計畫不太一樣,她花了一小段時間才接受這件事情。

我問:「你不喜歡自己的媽媽嗎?你不是說她一直對你很好,也不像其他大人一樣看到你就嘮嘮叨叨的?」

女孩B(匿名)說:「是啊!媽媽是很好,有時候也會帶我去吃大餐到處走走、給我零用錢,阿姨也是,她都會擔心我沒錢繳學費、錢不夠用,每個月都會一直塞零用錢給我,雖然阿姨還要照顧自己的兒子,管我管得很嚴又不讓我嫁人,但只要有時間就想照顧我,阿嬤也都會煮得很豐盛,怕我營養不夠沒吃飽,但是……我連個正常的環境和空間都沒有,我好想有個新家……。」

大約中學時就跟著媽媽在外婆家巷口租屋的女孩B(匿名),二十歲時又迫不得已自己搬回外婆家的雜物房居住,不料大約22-3歲時媽媽也因小中風回外婆家住,雖然家中的兩個舅舅和阿姨溫情的為她擔起照護媽媽的責任,但自此以後愛操心的阿姨就常耳提面命的告訴她,將來她要一個人挑起照顧自己媽媽晚年的責任,但像她媽媽這樣完全不養生又總是有一屁股債的情況,女孩B(匿名)大概、大概……依照她阿姨的標準要做個孝順的女兒的話,大概、大概……,總之,整個情況就是一個女孩B(匿名)最巨大的噩夢吧!

女孩B(匿名)說:「怎麼辦?!我嬤嬤小中風後還是大魚大肉耶!我以後該怎麼辦?!我媽媽的債務好像有一百萬耶?!我以後應該怎麼辦呢?」

我說:「你有問過媽媽這個問題嗎?」

女孩B(匿名)說:「媽媽說她晚年不會需要我照顧的,她都會自己想辦法,叫我將來照顧好自己就可以了。」

我說:「我覺得你不用太擔心這件事情耶!等你將來外婆不在之後,分的家產去幫媽媽付個頭期款,用你的名字買個小小的房子,免得被她的財務危機影響了生活,然後等到她老年之後當他吃飯或養老院的錢就好了,你先好好照顧你自己,賺自己足夠用的錢就好了,如果她不願意買房子,你就請阿姨、舅舅合力說服她,這樣至少她將來不會連住的地方都沒有,這種事情好好計畫就好了,未來的事情先不用一直擔心。」

女孩B(匿名)說:「好,我等時候到的時候請舅舅和阿姨幫忙規劃,阿嬤的遺產都給媽媽養老用,我可以賺錢養自己、照顧自己沒問題。」

然後,說著、說著,每隔一陣子就會焦慮一次,逐漸的,她也慢慢不再跟阿姨說太多話了,阿姨對她的耳提面命的每件事,總是讓她相當的焦慮,雖然說起來每句話都是金玉良言,但同時也讓她坐立難安,因為她不知道自己未來能力如何?這個不可控的媽媽最後會欠下多少金錢或身體的債務,到時候舅舅和阿姨也老了,她一個人將要如何面對。

就在女孩B(匿名)的媽媽小中風過一年,她有天開心的來告訴我:「媽媽說最近她在親戚那裏兼職有賺錢,要在原本的租屋處跟房東租下更大的房子,會是一整個樓層,我們母女屆時就可以過著很有空間的兩人生活。房東說媽媽把她的房子弄得太髒亂了,連租屋外都一大堆的垃圾不清,指定要我出面簽約,所以我想來問你看看,我是適合簽約的人嗎?」

我問:「媽媽的兼差多了多少收入,然後房租是多少呢?」

女孩B(匿名)說:「房租是兩萬五、然後媽媽的兼差是一個月一萬,但是媽媽說她付得出來沒有問題。」

我說:「但我記得你曾經告訴我,你媽媽的房租都是一、兩年才付一次,每次都是想辦法去跟阿嬤要來的錢,那之前一個月一萬元的套房都要房東追著才給,那你仔細想想,如果租新的房子媽媽大概會多久才付一次房租呢?而且我記得你告訴我,阿嬤的儲蓄支付著整個家的費用,已經手上沒甚麼錢了,許多的生活費都是阿姨在幫忙分攤,對吧?」

女孩B(匿名)說:「對…..我想一下,我想….媽媽大概又會是兩年才付一次房租。」

我又說:「所以兩萬五的房租24個月會是多少錢呢?記得喔!房子是用你的名字租下來的,將來媽媽的債務不能用限定繼承來做終結唷!」

女孩B(匿名)哭喪著臉說:「……兩年大概是60萬元吧!怎麼辦?我剛剛已經答應媽媽了。」

說來說去,直到今日,女孩B(匿名)最大的煩惱就只是要一個跟別人一樣,可以讓自己感到安全和放鬆的家而已,然後,我在關於租屋談話後幫女孩做了療癒,或者某個層次來說,現實不僅對一個年輕的小女孩來說還太沉重,甚至對於一個已經當了媽媽的這個大女孩來說也是一樣的嚴厲,對女孩B(匿名)的媽媽,時不時的,似乎常用沉溺在某個夢中的方式,對著女孩B(匿名)說著囈語,甚至,也因為不敢從夢中回到現實,女孩B(匿名)的媽媽也總是無法自拔地,從一個錯誤的坑道另一個更大坑裡。

我們一起花了一段時間才讓女孩B(匿名)從他媽媽的白日夢醒來,還記得她在當時跟我說的話:「不知道為什麼?我知道媽媽不對勁,但是每當她說了很多美好的計畫時,我就是會跟著一起跌進去,我真的非常愛我媽媽,我很想、很想跟她兩個人很幸福的一起生活,這真的是一個非常美好的夢,非常、非常的美好。」

我說:「是的,我知道,我想你媽媽也一定是非常愛你的,但是她這個混亂的情況應該有段時間了,而你是她的女兒,她說的話對你有一定的影響力,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家,也是你的夢想,所以當她一說時你也會跟著一起淪陷,或許,她現在還在自己一層又一層的夢境中不願意出來,但,你必需要清醒了,也應該要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