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女孩的大濃妝與她的澎澎裙::案例二/PAR4

每隔一段時間,女孩B(匿名)就會想辦法存一筆錢或用刷爆卡來做療癒,當然這一、兩年好多了,因為前一段時間她因為沉迷手遊的團隊戰爭遊戲,為了跟大陸的帥哥們或台灣的大老闆們比大小,所以手殘的刷爆了卡,以至於進入債務協商手上無卡,就每個月固定用現金來療癒,一個月一次,固定的滋養身心需求,然後一面繼續預備唸完比他人晚幾年才開始的大學,因為學費和卡債,身兼兩份打工加上男友,在忙碌混亂的現實生活打拼的女孩B(匿名)似乎開始長大了。

女孩B(匿名)總是信誓旦旦地跟我說「我一定要跟我媽媽不一樣,她對金錢沒有責任感,讓阿嬤沒有一刻不操心,以前還因為財務問題有過官司,我一定、一定不要像她。」

但現實是無情的,這件事好像就從她對澎澎裙的執著開始的,當她因為買過多的澎澎裙或濃妝豔抹的被阿嬤瘋狂碎念時,她就會忍不住的開始焦慮的來找我,但就上癮一樣,一直一直無法離開那些亮晶晶的美麗,有時還會買了很多昂貴的精美小貼紙做起一張張美麗的貼圖,沉浸在她的2D世界當中,或者那個時刻是她那段歲月最忘憂的時候吧!?

我問:「你過得這麼苦,為什麼不考慮少買一點澎澎裙?我覺得那種服裝大概一年一、兩套就好了,平日大家都穿一般舒適的衣服比較方便呀!」

女孩B(匿名)說:「但是我平常除了去學校和打工穿制服,其他都只穿澎澎裙耶,那就是我平常的衣服呀!我必須很美、很有造型。」

我問:「但那個並不適合日常穿阿!夏天我看妳穿的熱得要死、冬天冷得要死,而且成天頂著假髮和濃妝不會很不舒服嗎?我其實沒有覺得很美,像我,我喜歡方便舒服的衣服,乾爽、行動方便對我來說更重要,澎澎裙的材質看起來穿在身上很卡,我感覺你就蘿莉塔們聚會或拍照的時候穿一下就好。」

女孩B(匿名)說:「為什麼我不能?別人就可以,我們裡面有好幾個女生,都是想買多少澎澎裙就買多少澎澎裙,像那個誰,都當媽媽了,她嫁了一個很有錢的老公,所以可以無極限的買澎澎裙,而為何我不行?我的命運與人不同。我覺得你們的想法有問題也不公平,那個某某塔羅師有教我豐盛法則可以創造富裕,我都很認真在練習,我會用一面去創造出源源不絕的豐盛的,為什麼你們認為我做不到呢?」

關於澎澎裙造成女孩B(匿名)的事情大概就是這樣的,我認識大約前幾年她都非常認真的在學習與練習,塔羅老師們教的運用意念來豐盛的法則,我也不好強行的打斷她的想法或強力駁斥當下所流行的靈性法則,所以她好長一段時間就一直相信,只要正向思考這個世界會給予無窮盡的財富,想花錢的時候想著要帶著豐盛的意念,然後再現實上卻要忍受著每天只能花不到100元或只有50元吃飯的痛苦,幸好她就住在外婆家的巷口,只要沒打工或上課的時候,外婆家都會預備著澎湃的飯菜在等她,以至於不到會營養不良或餓死的地步。

有部分相同的是:女孩B(匿名)的媽媽是一個高學歷畢業,在公家機關上班的上班族,卻也是個不折不扣的月光族,總是身上背著一筆負債,說是離開外婆獨立,但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打電話回家跟外婆要錢和兩個人的房租錢,到月底的時候就會準備好一條大吐司來撐到領薪水。

在認識她幾年後我終於下定決心來要介入她的嗜好了,我問:「到底為什麼你一定要不是化著濃濃的妝和澎澎裙,其實我並沒覺得這樣令你更漂亮。」

女孩B(匿名)很痛苦的說:「因為我長得很醜啊!我根本就上不了檯面,我真的很不願意我自己的長相是這樣子的,你能理解我的痛苦嗎?」

我聽了又驚了一下,我從來沒有感覺她長得很醜,但平常不穿澎澎裙和打扮時是的確比較邋遢,整個神情也都怪怪的,就好像不知道怎麼了一樣,整個不太喜歡正視別人,有時候過長的瀏海和沒天天整理的頭髮會幾乎遮住她上半部的臉,確實是看起來很沒自信的邊緣人的樣子,但說是醜就太嚴重,只能說:就是一個標準的台灣路人的臉,既沒有特別漂亮,但也找不出任何突兀的地方,而且很幸運的,整個臉部和身體的比例都很適當,連身高也是:大約就是台灣女性的平均身高158公分,而且從他自己的描述當中發現,一直以來追求者也是相當多的,她卻把自己說得好像她是畸形兒一樣,總之又是個百思不得其解。

我說:「我覺得你長得一點也不醜耶!雖然也不特別美,但好像還不到需要特別運用化妝把自己遮住的長相吧!雖然適度的打扮是一種禮貌、女孩子有時臉色不好也需要用點粉底、口紅來提升自己的精神,不過你確實沒有到見不得人的長相耶!」

然後她跟我解釋了自己家族裡的女生都有姣好的外貌的事情,我曾經在一次機會當中見過他的母親,確實是個大眼睛的氣質美女,她的長相約莫比較像一出生沒多久就跟母親分手的父親,但也不能因為家裡都是美女就認為自己是醜小鴨吧!

雖然對外人來說,女孩B(匿名)的長相是很可以的,但對她來說似乎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於是我開始幫她了幾次接受自己長相的療癒,很奇特的是:在她做完後,某個沒自信的情緒消失了,臉上呈現出和諧柔順的氣質後,某個邋里邋塌的樣子就不見了,看起來就像個完全不需要太多修飾的秀氣的大女孩,天生的氣質讓人感覺很舒服。

然後,我們又再做了幾次的關於沒自信的療癒後,在過程中,女孩B(匿名)也一邊賣掉了一些沒這麼喜歡的澎澎裙,也逐步的減少了購買,甚至在接下來的一、兩年後,在我逐漸忘記她的那些澎澎裙時,女孩B(匿名)有天忽然跟我說:「我現在已經離開蘿莉塔的圈圈了,我忽然發現那些活動好像都不吸引我。」

然後慢慢的,當她來找我的時候,會自己很開心的告訴我,「你看,我今天沒化妝耶!看起來很有氣質齁!」、「我最近學了化淡妝耶,我自己感覺很不錯。」、「你看,我去買了上班穿的衣服,這件才350元,我穿起來很好看」、「褲子是200元的,這件是我男朋友說可以買給我的。」

這個小資女終於慢慢的回到她很適合的小氣財神的樣子,然後有熬了一段時間去清理那段追逐澎澎裙時所負下的債務,又存了一筆小錢後,大約一年後又捲入手遊的2D比財力的遊戲當中,這個就是另外原因所創造的議題了,我後續再慢慢書寫。

當然,在一個人還很年輕的時候,都會有些荒謬的嗜好和對生命的錯解,像我也是一樣的,人很難用一種公平的態度來對待自己,有時需要一些稍微讓人疼痛的生命經驗來提示,也許我們該重新學習了或重新建立觀點了,而就像女孩B(匿名)居然每天照著鏡子,看著自己年輕新生的臉,卻一直自我否定的情況其實也是常見的,在女生A(匿名)案例中,也發生了類似的事情,她一樣是個不敢撥開自己瀏海的女生,只是她們兩人選擇遮掩的方式不同,一個選擇永遠蓋著瀏海,一個選擇化妝的面具,荒謬的,不是大美人的她們看不到自己書寫著青春的臉龐一點也不醜。

所以,在我們成長的時候,如果我們可以經常性的分享自己的心境,透過周圍親友或家人的提示、分享或更多深一點的去療癒我們的心靈,相信有些錯綜複雜的命運就不會一直在我們的身上翻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