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這隻遊蕩在塔羅牌店的角落生物::案例二/PAR2

說到當時還差一點就滿十九歲的女孩B(匿名),帶著充滿期待的心情來到我的工作室,她的身上混雜了一種純真、夢幻又混淆顛覆世間各種觀點怪異氣質,相當可愛的,我說甚麼她都非常的信任,就好像我每說的一句話對她而言都是真理一樣,我小心翼翼地進入她的世界,並不打算馬上將她從夢中驚醒,因為她特殊的樣子也是非常引人注目的和驚奇的,而我也不願意任意地批判她這些行徑的對錯。

從她自己的描述,她大概國二就經常泡在台北東區的各個小塔羅牌店當中,特別是一家可以讓客人放鬆地坐在旁邊看東西、看書的店家,每當她覺得內心混亂時,就會到塔羅牌店看看書、摸摸水晶或小小的占卜一下,像個烏漆嘛黑的活體角落生物一樣,有時整天的時間就默默地坐在一個角落,聽聽許多塔羅老師為客人講解塔羅就過了一整天了。

她說她從國中在各個塔羅牌店算牌、打混、消磨時間,已經好幾年了,特別喜歡聽我說話,她覺得我好像很少會提到天使、魔鬼、天上地下…之類的內容,甚至也不太在占卜時,說一些聽不懂到底…最後會怎樣、但卻很撫慰人心的話,就是說一些完全沒有一點包裝的事實,她覺得在那個環境蹲了好久,終於遇到一個塔羅老師,可以大部分說一些較務實的內容,並不一定侷限於天上地下與魔幻世界,但也可創造好運的事了,所以她認為她可以選定我做學習的對象,於是乎就發心一直跟著我。

但說真的,我倒是一開始有稍微被她嚇了一跳,因為她平常下課來到塔羅牌店的時候是穿著制服的高中生一枚,但我們相約開始做一些療癒諮詢時,她穿的是花俏的西洋中古世紀蓬蓬裙、臉上濃妝豔抹的像一個巨大型會動的洋娃娃,總之,黑嘛嘛的角落生物到光鮮亮麗的西洋中世紀澎澎裙娃娃,她的特徵就是個相當戲劇化的活體2D人物(總之就是會動、會呼吸),後來她跟我解釋了這樣的裝扮是現下年輕女生的小族群嗜好,她們被稱為「蘿莉塔」,她們常會穿著這樣的服飾去一起活動或結集拍照之類的。

由於我只在東區的塔羅店工作才不到半年的時間就離開了,她也就只能乖乖地從東區的住家搭車來土城找我,說起來一開始我不知道她想在我的療癒工作裡找到甚麼?我當時認為她就像一般客人來看一下心靈療癒到底是甚麼就會離開了,從沒想過她會堅持這麼長的時間都與我同在,當時很明顯的她經常性的感到憂慮和躁動,用空洞洞的眼神說了她對很多對神祕、魔法世界的認識,就像一般喜歡魔法的少女一樣,她吸收了各種網路流傳的、塔羅牌老師們說的、書上說的……很多、很多的小魔法秘密和當時還蠻流行的創造豐盛的魔法。

在她常接觸的老師們有些對性的想法相當開放的,有的在教她如何運用意念創造豐盛、還有的會說一些新時代的各種身心靈傳奇,她對星座、塔羅、水晶也都抱持著深厚的興趣,像個還沉溺在夢幻還不打算醒來的小女孩一樣,一點一滴的收集著各方的訊息,也相當奇怪的對各種魔法事物著迷不已,剛認識她的前兩、三年,都還一直出沒在塔羅牌店收集著各種魔法訊息,一點一滴地把這些資訊很珍惜地放在心裡,有空閒的時間就會小小的練習一下,記得還有幾次她會特別全副武裝的(盛裝的蘿莉塔澎澎裙造型)去參加一些魔法的慶典或活動,像個完全不是活在人間的卡通2D一樣地生活。

說真的,對於這個從內而外都是2D世界的年輕小女生,我偶爾也會困惑,她是怎麼能夠這麼的夢幻的。哈~

當然,現在我已經回想不起來她拿著阿嬤給她的生日紅包,來我這裡做的三次個案內容是甚麼?我只記得她在之後眼睛開始不再空洞洞的不看著任何東西,也不會來到工作室就抓著水晶不放,像個沒有靈魂的2D娃娃一樣,會看著我眼睛說話,然後告訴我,她忽然覺得自己好多了,煩躁感好了很多,說自己會隔一陣子會再存錢過來,因為她雖然有打工,家裡偶爾也會給她零用錢,但蘿莉塔娃娃裝對一個學生來說還是非常昂貴,目前她只能在買蘿莉塔與療癒當中抉擇,到底,錢應該怎麼是用比較好,很長一段時間,她都會一直卡在自己現在應該要做幾次療癒、還是在買一套蘿莉塔的娃娃裝的抉擇上為難,常常為了一套套的娃娃裝所欠下的金錢焦慮難安,所以有時隔了很長的時間湊不出療癒的費用而停下來,但,雖然如此,她自己覺得終究得要從2D的世界醒來的,某天她忽然告訴我,她的某個男同學忽然有天還對他喊話說:「快從2D的世界回來吧!」她對這句話很有感覺。

哈哈~ 女孩B(匿名)青少年時期就是一只大家都看不懂的2D世界的暗黑角落生物/蓬蓬裙娃娃,相當有趣的,她活在這個世界卻身在2D的情況,讓她奮戰了許久都無法脫困,一直到大概四、五年後,她才逐步地慢慢離開那一件件美麗的澎澎裙、魔幻世界和不斷地花費金錢在創造2D夢幻,所造成的金錢危機,現今只保留了幾個心愛的卡通娃娃,死抓住著,到現今還沒有完全願意放手的意念。